<th id="nenm4"></th>
<strong id="nenm4"></strong>

    <s id="nenm4"><acronym id="nenm4"><cite id="nenm4"></cite></acronym></s>

  • <rp id="nenm4"></rp>
    首頁 新聞 > 金融 > 正文

    38只銀行個股報跌,后續承壓態勢依舊不減

    這個周一,銀行板塊并沒有給人驚喜,甚至有些“雷人”。6月28日,銀行股集體飄綠,截至收盤,40只個股中有38只個股報跌,次新股齊魯銀行更是在開盤幾分鐘后就“悶殺跌停”直至收盤,而就在不久前,齊魯銀行才剛剛經歷了一波“五連漲”的好成績。有不少投資者在交流臺直言,“現在的次新股沒有邏輯,我徹底服氣了!”“借著齊魯銀行跌停,銀行股被按在地上摩擦。”在分析人士看來,后續短期看,銀行走勢可能還會承壓,市場對銀行未來盈利和風險的權衡可能不利于銀行股價的長期回升。

    銀行板塊集體下挫

    銀行板塊整體迎來一波下挫行情,6月28日,銀行股集體飄綠,截至收盤,40只個股中僅有6月25日剛上市的瑞豐銀行以及蘇農銀行股價出現上漲,另有38只個股報跌,南京銀行、常熟銀行、興業銀行、安銀行、江蘇銀行、青島銀行、成都銀行跌幅均在2%以上;蘇州銀行、重慶銀行、廈門銀行分別下跌4.16%、5.97%、6.76%;齊魯銀行更是在開盤幾分鐘后就“悶殺跌停”。

    就在10天前,齊魯銀行剛剛登陸A股市場,并創下連續收獲5個漲停板的好成績。6月18日,齊魯銀行在上交所掛牌上市,是首家從新三板轉板并登陸A股市場的銀行。上市首日,該行股價漲停,漲幅44.03%,報收7.72元/股。

    在上市首日隨后的6月21日、22日、23日、24日、25日5個交易日,齊魯銀行仍然連續封上漲停板。截至6月25日收盤,齊魯銀行股價為12.43元/股,較發行價上漲131.9%,市盈率更是沖上20倍,居行業首位。

    不過,在6月28日,齊魯銀行開盤不久后便突發閃崩,封死跌停直至收盤,報收11.19元/股,成交金額7.56億元,最新總市值為513億元。

    談及此次銀行板塊整體回調,宏觀分析師周茂華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分析稱,“日個別銀行股大幅回調,銀行板塊也整體承壓。從消息面來看,上周末及本周一并沒有明顯利空銀行的消息,我認為導致該現象的原因一方面是個別新股銀行大幅回調拖累相關板塊人氣;另一方面,期市場板塊輪動相對較快所致”。

    齊魯銀行的突然跌停,也再次凸顯出炒“新”的風險。“給顆糖再打一巴掌!”有不少投資者在交流臺直言,“我認慫了,現在的新股沒有邏輯,我徹底服氣了!”“齊魯銀行跌停,無心操作了”“借著齊魯銀行跌停,銀行股被按在地上摩擦。”

    事實上,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上市首日后就出現跌停的銀行也不少,例如,今年2月5日上市的重慶銀行以及2020年10月上市的廈門銀行,均在上市次日就出現跌停。再將時間線回溯至2017年,彼時上市的張家港農商行(股票簡稱“張家港行”),股價從5.24元一路飆升至2017年3月16日的30.54元的高位,動態市盈率曾一度高達66倍,被戲稱“農商行妖股”。但在這之后,張家港行的股價也開始回落,時至今日,這只“妖股”早已跌落凡塵,截至6月28日收盤,張家港行股價報5.49元/股,盤內下跌1.08%,市盈率為7.43倍。

    承壓態勢依舊不減

    當下,銀行板塊擴容正在進行時,但銀行股估值承受著的趨勢壓力依舊不減,其中“破凈”就是一項“老大難”。單從6月28日的數據來看,40只個股中僅有南京銀行、成都銀行、杭州銀行、廈門銀行、安銀行、瑞豐銀行、齊魯銀行、招商銀行、寧波銀行9只個股市盈率在1倍以上,其余31只個股均處于“破凈”狀態。

    受制于股價頹勢,今年以來,包括長沙銀行、青農商行、渝農商行、郵儲銀行、西安銀行、浙商銀行在內的多家銀行均觸發了穩定股價措施啟動條件。

    最新完成增持的是長沙銀行,6月26日,長沙銀行發布公告稱,6月8日-25日,該行董事(不含獨立董事及第一大股東提名或推薦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監事長、紀委書記等,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增持17.61萬股,增持資金合計161.74萬元。

    長沙銀行本次擬出手穩定股價,距離上一輪相關舉措實施完成才過去一個多月。根據長沙銀行披露的數據,該行前次穩定股價措施實施期間為2020年10月30日-2021年4月30日。

    青農商行期也因“破凈”觸發了穩定股價措施,5月27日,該行發布公告稱,自2021年4月27日起至2021年5月27日,A股股票已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于4.83元,達到觸發穩定股價措施的啟動條件。根據青農商行的股價穩定方案,該行前五股東加董高齊行動,合計增持金額達到4095萬元。

    另外,5月24日晚間,郵儲銀行公告稱,該行大股東郵政集團擬用自有資金,以不少于5000萬元增持郵儲銀行股份,且此次增持不設置價格區間,實施期限為自5月24日起6個月內。4月21日-5月21日,郵儲銀行股股票價格已連續20個交易日低于最一期每股凈資產6.25元,所以觸發了該行穩定股價措施啟動條件。

    上述銀行的舉措也符合上市三年內如出現連續20個交易日本行股票收盤價均低于最一期經審計的每股凈資產情形時,該行第一大股東、董事等相關主體將啟動穩定股價的相關程序。具體來看,長沙銀行2018年9月上市,西安銀行、青農商行、渝農商行、浙商銀行、郵儲銀行分別于2019年3月、2019年3月、2019年10月、2019年11月、2019年12月上市。

    市場觀點多認為穩定股價措施雖有“維穩”作用,但從增持金額來看,和銀行的市值相比,高管增持的數量也可謂是“小巫見大巫”。

    談及后續銀行股走勢,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分析稱,從短期看,銀行走勢可能還會承壓,因為防風險任務仍然較重,宏觀政策短期明顯放松的可能較低,信貸規模擴張也將承壓,同時不良資產的化解仍在進行中,可能會侵蝕銀行的短期盈利。

    陶金進一步指出,長期來看,隨著打破剛兌、政府背景融資的逐步弱化,銀行穩定信貸來源也受到挑戰,但當前相當數量的銀行仍尚未在金融科技、業務創新等方面取得實質進步,市場對銀行未來盈利和風險的權衡比較可能不利于銀行股價的長期回升。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宋亦桐)

    關于本站 管理團隊 版權申明 網站地圖 聯系合作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5-2018 創投網 - www.chaorensn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我們:982 836 [email protected]
    豫ICP備20023285號-1